第 6 章(1 / 3)

续弦 今天去罗马 1960 字 8个月前

南齐将士回城之事,在热闹了两天后,似乎很快就回归平常。

这种平常在那晚楚宁与叔母谈话,知晓了政事的暗潮汹涌后,突然显得又些不太寻常。

她开始时不时出门闲逛,有时只是去街市买些小玩意儿,听老板埋怨外疆货物时时在涨价;有时她就坐在茶楼楼下,听隔壁桌谈论那些往常她从没注意的新鲜事。

市井流言里,依旧有顾廷之的身影,楚宁喝茶的晃神间就能听到他的名字,只得感慨顾家武将老小带给南齐的安全感。

而更多的时候,楚宁觉得,似乎就是在一夜之间,人们都在讨论西羌王女。

她注意到甚至就连在永安侯府,楚宁早上出门时都能见到早先婢女提起的小厨房李师傅,走路带风,见谁都要满脸自豪地说上一句“我那为顾将军和王女做事的儿子”。

——王女本来是要继承王位的,现在跟顾将军回来,说不定就要留在南齐咧。

——那怎么得了噢,咱们和西羌还分什么你我,日后就是一家人咯。

楚宁坐在茶摊角落里仔细听着,心里对在民间肆意流传的离奇八卦由衷感到佩服。

可事实的真相明明是王女要把你们顾将军带走啊!

楚宁啧啧摇头,一口饮尽茶,对旁人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在桌上留下些散碎银子便离开了。

然而种种流言下,楚宁也发现,除了永安侯夫人告诉她的那些有关西羌前线情况,和越来越离谱的坊间传闻,她对王女几乎一无所知。

王女是个什么样的人?那日王女为什么对自己如此亲近?

不等楚宁去细想,王女便找了过来。

顾廷之回朝复命一共三日,朝中重臣也都三日未归家。

这样的朝政之事对于永安侯府而言,再普通不过。若要非说变化,大概也只有隔壁邻居的回归,使得整条街都突然变得热闹了些罢。

可令永安侯夫人没有想到的是,众臣于宫中聚首的最后一日,永安侯府却收到了隔壁顾将军府的帖子。

小厮进入前厅禀报时,永安侯夫人还在与楚宁商讨前往临羌山避暑的细节。

一手接过带有将军府印的帖子,永安侯夫人另一只手里仍旧拿着计划邀请的同行人名单。她的表情带着些许茫然,然后变得极为困惑,“将军府什么时候和咱们府这般生疏了?”

全然忘了前两日她还暗暗提醒过楚宁少往将军府跑。

楚宁撇撇嘴,趁叔母分心的一瞬,迅速把名单上她不太喜欢的沈家女划掉,才凑近永安侯夫人,去看帖子上写的是什么。

顾老将军和永安侯一文一武在朝上共事数十年,私下又是邻里。

这些年,顾老将军虽然在西羌边境,也不忘时常命人随队带些永安侯喜爱的稀石回来。

更何况楚宁还跟着顾老读过书,两家就算说不上生死至交,光这多年和睦的劲头,断也到不了非要递帖子才能拜访的客气。

永安侯夫人还没打开帖子就已经联想了许多,再看帖子上将军府的印章,顿时觉得物是人非。她取出手帕,正要为老兄弟情的破碎流泪,楚宁忽然就意识到了什么。

她睁大双眼,一脸耐人寻味的模样,迅速从叔母的手中抽过帖子,急急打开。

永安侯夫人也懒得和她争抢,抽回帕子转而擦起手上不知怎么蹭上的墨印,半靠在椅子上问道:“将军府有什么事?”

今年随行去临羌山避暑的人并不多,各家要邀请的就更少了。添添改改好几次,今天这张名单终于快成型,永安侯夫人惦念着赶紧结束这事,对将军府诡异行为的好奇也淡了些。

楚宁皱了皱鼻子,视线落在帖子上,“是西羌王女给我的帖子,请我过府叙旧。”

永安侯夫人手中动作一顿,她本就毫无泪痕的脸迅速换上了震惊的表情,连声发问:“西羌王女?叙旧?”

西羌王女怎么会突然想到要和她叙旧?两人才见过一次……有什么旧可叙吗?

楚宁刚要问起,便立刻想到前日,瑶悦被顾廷之拉走时,还契而不舍地回头挤眉弄眼朝她说话。

如果没有记错,那会儿瑶悦确实是在喊她去府上做客。

楚宁回想起瑶悦当时亲热的姿态,也记起她对这突如其来热情的不解。

但是。

现在楚宁不仅想起了瑶悦的话,也想起了顾廷之那一开口就能气死人的嘴。

楚宁恼火地发现,她甚至觉得她的眼前就是顾廷之当时那冷漠仿佛不认识她的表情,和他生疏拒绝的口气。

不过很显然,这些顾廷之暗地里的阻挠和疏远并没有阻拦到王女的意志。

瑶悦没有说笑食言。

甚至为了迎合南齐的礼数,她还给楚宁递了帖子。

信纸华贵,金箔细细碎碎落在字间,还带着西羌独有香料的气息,扑面而来一股金贵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