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1 / 3)

续弦 今天去罗马 1678 字 8个月前

似乎今年的山花开得也格外好。

楚宁跟上瑶悦,一边心不在焉地用马鞭推开过高的灌木丛,一边在思考怎么开口解释,才能缓和刚才的尴尬。

顾老常教导她,为人应当正直坦荡,有所为有所不为。

即便她身为女子,也不能只囿于后宅,与她人成日勾心斗角。

他时常说,女子也有广阔天地。

而走去广阔天地的第一步,就是要对自己坦诚。

楚宁为自己,在得知顾廷之对她的挂念时,那一瞬间的窃喜感到不耻。

扪心自问,她对顾廷之,除却幼时一起做功课的陪伴,还有什么其他情感吗?

楚宁摇摇头,却突然想到自从顾廷之回来以后,那些在心底时时缠绕的彷徨与茫然。

她的表情变得更加严肃。

要对自己坦诚,那是不是也包括了,要对自己和他人的感情坦诚?

长久以来,第一次楚宁有这样的问题,很想寻求顾老的意见。

可是眼下只有她和瑶悦,她得自己寻找答案。

楚宁感到很是头疼,不知不知觉中,又落下了瑶悦好些距离。

瑶悦走了一会儿就发现楚宁在神游太虚。

她轻轻勒住缰绳停在灌木丛的前方,等着楚宁追上来。

其实楚宁在想什么,瑶悦也大概能猜到。

她很想将事情原委都告诉楚宁,但是她不能。

她是楚宁的好友,但她还是西羌的王女。

她的肩膀上,还背负着西羌的希望。

瑶悦轻叹了口气。

“宁宁,在我现在的处境里,有很多事我不能说。”

已经能看到楚宁了,但她还在灌木丛的另一头。

瑶悦等不急,隔着些距离就略微提高了声音道:“我知道宁宁很聪明,但是宁宁就算知道了,也不能说。”

她的话有点绕,楚宁恍惚了一下,其实不太明白。

瑶悦看着她,久久没有动作。

这片灌木丛上的花开得过于繁茂,几乎盖住了所有的绿色。

便衬托起瑶悦身上的暗青色骑装格外显眼。

楚宁隔着一片花海,回望着瑶悦。

永安侯夫妇没有子女,她是他们唯一的孩子。

在小时候,她也会想要拥有一个姐妹,或者是要好的闺中密友。

可以分享心事,可以一起写大字,也可以互相依偎着睡觉。

然而陪她写大字的人来了又走,却从来没有人能与她分享心事。

瑶悦是第一个冲进她的生活,拉着她一起挑首饰看衣服的女孩子。

也是除了家人外,第一个会和她用一块布料,做一样骑装的密友。

她很珍惜。

马蹄哒哒落在泥地里,发出闷闷的声响,敲在楚宁的心里。

她明朗了很多。

尽管她还是不知道自己对顾廷之到底抱有怎样的情感,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

楚宁朝瑶悦咧嘴笑了起来。

重要的是,她喜欢瑶悦,想和瑶悦成为更要好的朋友。

她突然觉得心情轻松了很多。

“瑶瑶。”

楚宁大声喊道,然后笑得更大声。

瑶悦也笑了起来,应下她。

方才两人之间的尴尬氛围一扫而空。

楚宁催促着马,越过灌木,来到瑶悦身旁。

群鸟被她的动作惊起,盛夏在此刻才悠悠开启。

少女们嬉笑打闹着朝山里走去,与群鸟一般叽叽喳喳。

直到天色变暗,无法看清往前的路。

“顺着来的路回去吧。”

楚宁仰头看天,试图根据日照来判定方向。

然而她几乎已经看不到太阳了。

楚宁低头,这才发现先前拦住了去处的灌木丛不知在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清爽却留不下印记的草地。

郁郁葱葱的高树遮盖住天际,使得楚宁难以辨别两人的位置。

两人似乎走得太远了些。

楚宁不知为何突然有些不安,她回头看瑶悦。

瑶悦点点头,翻身下马。

“走得太远了,”瑶悦拍了拍马,牵着缰绳,“马都走不动了。”

楚宁身下的马似乎听懂两人的对话,也颇为委屈地哼了一声。

在马上也不利于寻路,楚宁顺势也下了马,走在瑶悦身边。

山林里寂静无声。

明月悄悄悬在天际,似是无言。

瑶悦在和她说起西羌是如何度过夏日的。

说到兴起,瑶悦蹦蹦跳跳走在前面,比划了一个大圆。

“……就是搭这么一个木屋,再把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