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1 / 3)

续弦 今天去罗马 1798 字 7个月前

今年的第一场冬雪来得格外突然。

也因着大雪的缘故,往来将军府的世家们终于消停了下来。

万籁俱寂,似是人间突入沉睡。

早先轮过班的宫内侍卫又一次站在永安侯府前时,已经换上了厚重冬衣。

说来也是走运,若不是王上突然说要将南齐境内士兵盔甲都收走,他们还得穿着冰冷甲衣站在外面。

但奇怪的是,永安侯被禁足这么久,前后都快两三个月了,王上却也没有调查罪证的意思。

守在侯府门口的士兵抖掉落在肩上的雪花,与同僚小声嘀咕。

“这侯府还要多久才能自由出入?”

“谁知道,左右在这儿比在宫里舒服,我倒情愿——”

“你们今日便可回宫里。”

顾廷之悄无声息踏着雪,站在两人面前。

大约是刚下了早朝,他神情肃穆,不容置疑地沉声道。

小兵们闻声立刻站直行礼,垂眸不敢再多说。

将军的黑色披风上隐隐印着赤槿花样。

雪落在绣花上短暂停留,又很快融化,渗出一小片深色。

顾廷之反手从怀中抽出文书递给两人。

文书似是才写成的,王上的印章都还没干就被折起来了。

两人趁着看文书的间隙悄悄交换了一个不安的眼神。

不知道顾将军听到了多少谈话的内容,若是被顾将军知道在私下妄议朝中重臣,怕是……

但顾将军只是立于风雪中,对两人摆手,声音平淡:“王上早朝的时候下令,侯爷只需在府思过便可,看守已无必要。”

小兵对视一眼,当即应下退开,朝着王宫的方向离去。

在永安侯府监视,事少且常有侯府下人来送些吃食茶水,自然是要比在宫里整日战战兢兢来得好。

只是照眼下形势,朝中已经不够再往旁处派遣兵力了。

雪势忽地变大,不一会儿,匆匆脚步声便与雪声融于一体,消散在皑皑霜雪间。

顾廷之缓步上前,伸手按住侯府门环。

他微微抬头望向侯府因疏于打理而显得有些旧的牌匾,脑中不断回想早朝时宣读的,祖父加急送入宫中的军报。

……北戎似已发觉西羌无主,近日突袭不断。

……且向南齐施威,意图先行逼退南齐军队。

……王上当早做准备,以应大战……

房檐接不住积雪,在顾廷之身后“啪”地一下砸在地上,闷声与地上的雪又混成一色。

王上日夜忧心,生怕再踏前朝旧路,早早就将南齐所剩兵力都聚在王宫周围。

若不是顾廷之这几日极力劝阻,怕是祖父早就被召回都城了。

可是。

大雪很快覆盖上他的黑色外袍,层层叠叠攀爬,几乎将顾廷之融进雪景之中。

他的手冻得通红,却仍然握紧门环,似是对寒冷毫无察觉。

南齐最开始派兵前去西羌,正是为了帮助西羌抵抗北戎的侵略。

若西羌扛不住,下一个被吞并的就是南齐。

王上被北戎近日连番不断的动作震慑到,竟然急于从西羌退兵,想要先保住都城。

实在糊涂。

若是边线一破,都城保不保得住,还有意义吗。

到时大陆再度陷入数十年前的战乱,他的祖父和父母,为如今南齐所做出的努力和牺牲,还有什么必要吗。

顾廷之叹了口气。

气息凝固在空中,如同僵持不下的朝堂局面。

他思虑许久,最终放下了门环,推门而入永安侯府。

“顾廷之?”

楚宁正准备趁着大雪的间隙去找瑶悦。

都城下雪之时,马车行走多有不便,世家夫人们也不喜室外冷意,将军府难得迎来平静。

她本想像之前那样,翻墙去将军府以躲避士兵盘问,但尝试了几次都因树上结起的薄冰摔下来。

想来今日只能从正门出去了,楚宁扼腕。

但她没想到自己还没从府里出去,就在前院看到了顾廷之。

他来干什么?

自楚宁与宋简婚约作废的消息传了出去,永安侯府愈发门庭冷落,已是多日无人问访。

府中上下过了最早的紧张惶恐,又不见王上追责,索性便当在府中休假,悠闲自得。

除却不能随意外出走动,侯府里的日子倒也过得极为自在。

但这种自在,绝不包含顾廷之的不请自来。

楚宁警惕地挺直背,低头用眼角余光偷偷打量着他。

顾廷之不是又要带来什么糟心的消息吧。

上次他出现时,定国公没过多久就来退亲。

再上次,他直接把她关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