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1 / 3)

续弦 今天去罗马 1789 字 7个月前

顾廷之似是早就预料到了她的反应。

他不紧不慢地为自己倒了杯茶。

热气升腾,顺着空中看不见的枝藤幽幽盘旋而上,再消失。

薄薄的案卷躺在茶杯旁,楚宁瞪着卷轴上官衙的封条,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到底听到了什么。

帮他查案?顾廷之在说什么啊?

楚宁又抬头看了看神情自然的顾廷之,匪夷所思地皱起脸。

别说她从来没有与官衙打过交道。

就算是有,她也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还要取而代之,开始当起女衙役。

再者南齐远不如西羌开放,女子虽可下商做买卖生意,却还远没有到能入朝为官的地步。

要被文官们知道了,像什么样子啊!

楚宁想到这里,猛烈摇头。

更何况……

她还是对早晨带叔母溜出去一事感到有些心虚。

顾廷之并不着急。

他端起茶杯,轻轻撇去杯中浮沫,小口抿了下,又将茶杯放在一旁。

一系列动作完成后,他才看向楚宁,“你昨日问我,如果不是我的话,我会不会帮楚大人。”

楚宁还在心中细数此事的不靠谱,乍地听他说起,愣了下,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突然提起这事。

“如今我想让你自己找到答案。”

他说完,便将卷轴朝着楚宁的方向推了推。

卷轴上的封条完好无损,薄薄一张纸贴着,极其脆弱的模样。

像是在诱拐楚宁打开。

她怔怔盯着顾廷之推过来的案卷,思绪猛然翻腾。

尽管她还不知道,这件案子和顾廷之的立场有什么关系,但他的话确实成功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他不明说,却给了她一个探寻真相的机会。

是因为顾廷之真的与叔父一案毫无关系,还是他想要告诉她,将军府的力量深不可测,凭她小小侯府,早日臣服才是正道?

犹豫之间,楚宁抬头看向顾廷之。

他的神色平淡,楚宁眨了眨眼,从他脸上怎么也读不到任何信息。

但如果能从此案中明了顾廷之的态度,是不是也可帮助叔父洗刷清白?

楚宁的视线移到桌上。

她慢慢伸出手,将案卷拿近眼前。

至于朝中文官知道了后会说些什么,她垂眼看向封条,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眼下这个能够帮助叔父的机会,不正是昨日她苦苦寻觅的吗。

她纤长的手指落在纸上。

粗糙纸张里,似乎就藏着不为人知,但却能使侯府翻身的秘密。

楚宁不再犹豫,抬手扯开了封条。

顾廷之在她拿过案卷的一瞬便洞悉了她的决定。

他不动声色地弯了下嘴角,起身舒展,顺势将早先在官府听得的内容一并说与楚宁。

“……今晨天茗阁外如往年一般,聚集不少百姓排队买糕点。”

“据在场之人称,有两位男子闲话世家,一时引起了众人关注。”

楚宁一边快速翻读案卷,一边竖着耳朵听顾廷之,在心底默默点头。

当时的情形的确如此,她与叔母就坐在外面,听着那两人造谣叔父。

还说什么当场砍手,他们怎么不说当场砍头呢。

楚宁想到这里,忍不住冷哼一声。

顾廷之似是没有注意到她的小动作,仍旧继续道。

“半个时辰后,陈姓男子身受重伤,从天茗阁旁的小巷逃出求助,并且声称李姓男子也在巷中受伤。”

楚宁翻回卷首。

首页标注了报案之人的姓名和外貌特征,在此之下,详细记录了受伤男子的户籍资料。

……陈岭,都城陈家村人士,身高五尺,体型大。

“官衙赶到时,李姓男子已因伤势过重不治而亡,陈姓男子倚仗体型优势,仅受了些皮肉伤,现在还在医馆里治疗。”

接下来的事,楚宁往后翻了两页,便一目了然。

陈岭称,他与李姓男子并不相识,不过是排队时多说了几句有关侯府的闲话,便亲切了起来。

买完糕点后,两人又发现回家顺路,就一道搭伴走了一段。

谁想到刚拐进巷子就被拦下。

拦他们的人蒙着脸,似乎与两人都不相识,只厉声道他们说了不该说的话,不等两人询问辩解,蒙脸人便抽刀刺来。

亏得陈岭矮胖,来人第一刀没伤透他,让他趁机跑了出去呼救。

只可惜那高个素未谋面的男子,听说家中只有这么一位壮丁常年在外,好不容易回乡探亲,妻子还在家中苦苦等待。

楚宁眉心微蹙,越读越觉得有些不对。

如果只是这样简单一个小案子,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