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1 / 4)

那年十八 周七刀 2827 字 7个月前

陈最听着那个声音,心脏跳动得更猛烈了。

沈确的声音从手机的另一端传来,陈最不自觉地站直了身体。

“陈最……”

可是真当电话接通的时候,她听见了他低低的声音,那些想好的话,却都说不出来了。

陈最刚才拿着电话,靠在墙壁上想了很久如果给他打电话,她要说些什么。

问他究竟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是不是在耍自己......

可是真当他们现在通电话的时候,她听见沈确有些小心翼翼的声音,那些想好的话,却都说不出来了。

他的声音从电话那边清晰地传达过来,陈最只听了那么一声,心里就害怕了起来,她不知道怎么面对现在的状况,也不敢再听见他的声音,于是下一秒就又把电话给挂断了。

陈最挂完电话之后拿着手机呆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她快步走回自己的座位,明明是平底鞋,可踩在地上一下一下声音分外明显。

陈最回到座位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检查了一下刚才放在包里的黑色礼盒还在不在,黑色礼盒安安静静地待在陈最的帆布包里,陈最看了看,忍不住又打开盒子,她盯着那闪闪发光的白贝母,似乎又看入迷了。

“啪!”陈最看了一会之后盖上盒子,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编写了一条——

【你在哪,我把东西还给你。】

陈最站在原地看着手机,微信那边几乎是不到一秒就发来了消息。

【学校图书馆,我等你。】

*

顺海高中的图书馆建造于一九九八年,图书馆的门口有一个巨大的喷泉,喷泉是最顶端是一只翱翔的巨鹰的雕塑。

陈最走到图书馆门口,来到一楼大厅,四处看了看,然后就看见靠在斜靠在墙壁上的沈确,他低着头,正在看手机,穿了一件黑色体恤,加黑色破洞牛仔裤,搭配上衣同色系帆布鞋。陈最觉得沈确可能没有很特别的衣品,可他随便穿两件衣服就很好看,那是他身上独有的气质带出来的。

陈最走近沈确,沈确察觉到,放下手机,看着陈最刚要开口,陈最抢先一步小声说:“来这边说。”

于是沈确跟着陈最从一楼大厅最显眼的地方来到了一个人比较少的角落处。

两个人站定,陈最看着沈确,深吸一口气,正色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沈确观望了一下陈最的脸色,见她是真的生气了,也严肃了表情站的直直地看着陈最。

“嗯?”

陈最皱着脸,说:“你究竟是搞什么鬼,你在我桌子里放那些东西做什么!”

沈确说:“怎么样?喜欢么。”

他说到这里,陈最想了起来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从包里拿出礼盒,往沈确面前一递,说:“这个还给你。”

沈确扭过头,若无其事地看向一边的自动打印机,站在打印机旁边的一位女同学正在打印文件。

陈最又吸了口气,说:“你道歉就道歉,不用送这种东西。”

“除了道歉,还有别的事情,盒子下面还有一层你看见了吗。”

陈最一愣,沈确扭过头看向自己,那眼神少了往常的随意,更像是在确认什么。

陈最看着沈确,想说什么,但就是说不出来。沈确等了等,见陈最不说话,于是又拉着了陈最的胳膊,“送出去的东西我是不可能收回的,你要是不想要就扔掉好了,走,我们进去对一下试卷。”

“什么?”陈最莫名其妙。

沈确坏坏地一笑,说:“不是刚考完试吗,我们进去对一下答案,看看这次你是不是又比我考得好。”沈确说完就拉着陈最的手往里走,陈最挣扎着甩开沈确的手,但这次他用了力气,陈最没能成功,陈最有些慌乱,更加用力的挣扎,拉扯过程中陈最肩膀顿时一缩。

“疼!”

沈确瞬间松手。

陈最低着头,捂着自己的手腕,久久不语。

沈确转身凝眉,他记得自己刚刚没有用太大的力气。陈最半天不抬头,他伸手想拉过她手腕看看,就在这时,陈最忽然浅浅地说了句:“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

沈确手停住。

陈最的声音越来越轻,即便是在安静的图书馆大厅,也只能集中全部注意,才能听到一丝一毫。

“先是说了侮辱人的话,然后莫名其妙的表白,现在又这样......你拿我当什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只要主动了,送点东西,我就一定会答应你。”

沉默蔓延开来。

沈确不说话,低着头看着她。陈最一直低着头,不肯和他对视。

过了一会,陈最头顶终于传来沈确的声音。

“陈最,你抬头看着我。”

陈最不听。

“抬头看着我。”

陈最还是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