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1 / 3)

瑞花念朔雪 锦烁春华 1712 字 2个月前

刺骨的寒风吹来,刺得守卫的妖修直打哆嗦。

露出毛茸茸的妖修冻得直搓手,会黑长的指甲碰撞发出“擦擦”的声音。

“老大咱们到在这干嘛?快要冻死了~”说着拿粗糙的大手揉搓冻僵耳朵,看向老朱问。

其他妖修也纷纷应和。

“是啊!这冰天雪地的!我娘子孩子还在炕头等着我呢!”

众人听了轰然大笑:“哈哈哈哈!狗弟!你倒是着急!你娘子去年不是刚生了吗?”头有牛角的大汉露出那两排大黄牙调笑着说。

“儿子多以后都孝顺我!”老狗挺直腰板,理直气壮的模样格外好笑。

众人被逗得大笑。

老朱安静的站在旁边,和远在大门前的青夕一样等待着,不参与他们的喧嚣。

这些都是老朱跟着出生入死的兄弟。在仙子不悦前,他都会包容些。

其实他在见到仙子的第一眼就明白了他们是一类人。以利谋合,最后真心相待。

余光瞄向青夕,依旧被那通身的气度所惊艳。没有半分灵力还能如此,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心中窃喜,我老朱终于也要发达了!

闹哄的一帮人中小球儿小小的身影在后面显得格格不入。

圆嘟嘟的小脸被冻得通红,可还是强撑着和这帮气血旺盛的大汉呆在一起。

朱老板让她呆在家中等着爹爹回家,心里总是慌,根本等不下去去,执着的跟了过来。

在仙子姐姐身边很安心。

青夕依旧站在门前,哪怕仅有的耐心早已耗尽也在等。

掌柜和阳景都在她手中,就算是想生气都不行。

为了他二人的性命,青夕一忍再忍,五指紧握,指甲在手心印出一道又一道的月牙。

骤然间狂风忽起,吹得青夕的发丝乱飞,轻拍在脸庞上。

身后的十几名大汉一时没有站稳,被吹得退后十几步。

“哈哈哈~”娇媚的声音顺着风声传来“我只见陆青夕一人哦~”成熟的嗓音风韵十足,定力弱的妖修听到后迷了神。

青夕袖袍一挥,唤回他们的神志,顺手为加上了防风法阵:“你们在外面等着。”

老朱恭敬道是。

他是这些人中实力最强的,方才那嗓音的主人他甚至都没有察觉出是何等实力,带着弟兄们去也只能是给仙子添麻烦。

青夕推门向院子内走去。

这温馨精致的小院还是和初时来的时候一样,只是那摇椅上坐了一名美艳妇人。

妇人是世间少有的绝色,和青夕带有少女的不同,她的韵味是通过世间沉淀出来的,抬手投足间皆带着妩媚诱惑。

妇人眼神充满诱惑的看向青夕,动作轻柔的向她招手,红唇微动:“青夕上神好久不见。”

说着缓慢的向青夕点了点头。

青夕可以肯定她不认识这么妖媚的妇人。

这里是阳景的房子,胡笙住在这里,那这位......

“你是胡笙的母亲?”青夕脑中散乱的弦终于被接上。

妇人缓缓站起,像没有骨头一样:“上神贵人多忘事,我与上神还是旧相识呢~”语气充满埋怨,像在对着情郎撒娇一样。

洒脱惯的青夕最不适应这样的做派,但还是面不改色的和她对话:“我记得,你是司徒氏藏的鬼域王室。”

将所有线索串联起来,青夕也猜到了个大概,只是还闹不清细节。

“阳景呢?还有吉祥客栈的掌柜和神医。”青夕开门见山的问,没有人知道他们在遭受些什么,或许多一分迟疑,他们就多受一分的罪。

“上神急什么,我还......”

“我问你他们人呢!”青夕的语气突然严厉,浑身绷紧蓄势待发。

像野狼一样,眯起的紧盯着那裸露的脖颈。

那妇人丝毫不怕,见到她这个模样反而更加兴奋,脸上的笑容更加疯狂。

靠近到青夕身旁,伸手挽住青夕,傲人的胸脯微微贴在其手臂上,后唇贴紧青夕的耳朵,呼出一口热气。“你瞧瞧,我就喜欢你这副瞧不上我的样子~”

青夕猛的将她扯开。

那妇人也不恼,扭身继续坐在摇椅上。

“奴家名唤蕴娘,上神想来是连奴家的名字都忘记了。”胡蕴娘娇俏出声,手上甩帕子,风尘妖娆至极。

胡蕴娘?

青夕确实不记得她的名讳,准确来说,她从来都没有问过胡蕴娘的名字。

一个从未有联系的人,何必劳心费神。

胡蕴娘看起来不认为她们之间没有关联。

在她妩媚的眼底,青夕能够看到滔天的恨意。

对她的恨意吗?

青夕看不明白,也不去多想,搞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