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耽美
  • 寄夜书

    【惨遭灭族遗孤天选之女周旋各族成功逆袭×利用女主争夺天下狼子野心各族】 * 她自一方无尽海域中醒来,丧失记忆。 被神界告知她本是元羲上仙座下唯一的弟子,因打碎上仙殿中一盏莲灯,被贬看守一方海域。 却因元義上仙乃是仙界仙圣之首,她身为仙圣爱徒被恩赐重返仙界! ……哪知神界派神将前来捉拿,她被召上神界,神界赐给她无上的身份,至高的神位…… 一切顺风顺水,偏那正神妒恨她至极,陷她于万劫不复,辗转流落魔

     唯美仙公主
    0万字9个月前
  • 穿进废土游戏后我超神了

    【F区故事已结束,小天使们放心看!】 日更,更新时间为下午六点或晚上九点,有事请假,放心收藏。 自定义+废土题材游戏《求生》开放全息模式。 玩家岑微末,在千万大奖的诱惑下升级游戏,却发现自己被卷入惊天大骗局。 虚拟游戏变为现实,玩家实则是完善数据库的工具。 危险异种不断进化,人类在末世中挣扎求生。 她必须打出属于自己的游戏结局。 - 姓名-岑微末 属地:无 开局评估:F 预估结局:一星 bad—

     逐冬
    4万字9个月前
  • 同时在三本小说里面当替身后我暴富了

    ——你想暴富吗? 苏榆想 然后她就被替身系统拐走了 然后系统就带着她穿书了,很快,她就有了一份、两份、三份卖艺不卖身,时薪十万起,双休……的做替身的工作 * 苏榆的第一个老板是豪门文里的总裁: 直到养妹去世,总裁才明白他以前一直顾忌的那些世俗的眼光根本不重要,但已经晚了 后来,他找了和他的养妹长得七分像的苏榆做替身 苏榆的第二个老板是校园文里的校草: 校草高中的时候,对一个女人一见钟情,可惜很快

     萧珏_
    0万字9个月前
  • 赎心[重生]

    【倪亦凝版】 倪亦凝是尤明熙的金丝雀,是他豢养的鸟儿。 她的一切一切生活都是围绕着尤明熙,看似是仰慕求而不得的爱情。 上一世的倪亦凝一遍一遍的幻想着着尤明熙什么时候可以娶自己,不惜跪在脚边祈求他,可是等来的却是他和前任的复合,对她的极尽嘲弄与不屑。 她只是他们爱情的增鲜剂。 最后她惨遭抛弃,惨死车祸,一尸两命。 这一世她温柔贤惠,不争不抢,只期望同样的方式回赠于他。 尤明熙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倪亦

     简七七
    1万字9个月前
  • 他抢了全世界的光

    【细心钓系女vs别扭纯情男】 福地洞天小区来了一位新住户。 男人长得高挑,眼窝深邃,鼻骨直挺,骨相堪称完美。 偏他气质桀骜,还养了只比他更狂的长腿大狗。 刚来就给陈婧妍找了事。 好不容易解决,这人还闹脾气。 谁该闹脾气? 陈婧妍这辈子不想再跟动物打交道,他却偏要带着自己的杜宾跟她眼前晃。 该闹脾气的是她吧? 但她怪了。 她不仅很喜欢他那只狗,还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 想泡他。 于是她找他谈话,“我

     柒三伶
    0万字9个月前
  • 奇偶性重生

    【我们相互忘记,爱意未曾消减。这一次,为你千千万万遍。】 麻晓晓是住在郁年窗外冬青树上的小麻雀。 她喜欢这个少年,喜欢他干净的白衬衫,也喜欢他晾晒的篮球服;喜欢他满分的卷子,也喜欢他拉动的小提琴。 但是郁年死了,他从高楼坠落。 他落得太快,麻晓晓只能坠入少年温热的血泊。 麻晓晓重生了,她努力修炼成人,陪在郁年身旁,想要找到他的死因。 他们还成了男女朋友:他知道自己喜欢吃面包,也知道自己喜欢看他打

     皎夜光
    0万字9个月前
  • 穿越过来当皇帝

    21世纪的人民女教师竟然穿越了?穿越还把性别给反过来了?还是一位皇帝?这是什么神仙情节? “什么?翻....翻牌子?” “什么?朕被下毒了?”要不要穿越的这么悲惨? “哼!我好歹也是看过甄嬛传,琅琊榜好多宫斗权谋剧的,我一个未来人还斗不过这些古代人?”天啊,这管理后宫和整治朝堂也太难了。 “竟然让我留下来了,我一定要做一位明君,解放女性!废除迷信!” 那棵樱花树每年的花都开的很茂盛,赏花的一直都

     有星星的树
    1万字9个月前
  • 怅然遥相望

     东凭之故
    0万字9个月前
  • 穿书我成了反派的剑灵

    倒霉鬼岁和意外中了彩票,谁知道乐极生悲。 不小心磕到了头魂穿书中。 然而她依旧是个倒霉蛋,别人穿书都是穿成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她成了一把名不见经传的剑。 她在自己的脑海中发现了一个灰雾弥漫的空间, 里面有一些光团,可以开出各种疑似前穿越者的周边,| 第一次她开出了一个不知作用的契约阵法。 因为这个奇怪的契约,她从反派的手下活了下来, 但是也与这个疑似重生的反派墨时翊绑定在了一起。 开始她由于反派

     溏心粽子
    0万字9个月前
  • 破碎的十七

    如果能一起走过青春的一段时光,是不是就算参与过你的人生 可是路很漫长,永远只能做一个角落的旁观者 他的光芒如同太阳,我是蜷缩角落的蛆虫,曾几何时也被照亮过一瞬,慢慢地扭动我的身躯,毕竟我注定不是在太阳下的生物,我缓缓地蠕动至角落里 “我还是只有这样才能看着你,才能心安理得,做你青春的旁观者” 我终于不再想做他青春的旁观者了,终于.....

     球场求笔名
    0万字9个月前